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早已消失营养

2021-01-16 来源:

那条小从而提前为炎炎夏日消暑降温做准备。我们预计接下来的7月溪 事

文/艺馨12

那条小溪,在田野,在家乡,在眼里,早已消失。可它,在我心中依然流淌,在我的梦中依然潺潺。小溪边,小溪里的那些事,时时闪现在我的脑海,那些鲜活的图像,越来越慢慢地凝聚成花,它必将会慢慢长出更丰满的果实。

小溪里,那支支不疲倦的歌儿,你到底唱了多少年,唱了多少代,多少父老乡亲在你的歌声里,沐浴了多少水汽的润滋,有多少个沾满水草紫泥的 泥猴子 ,在温暖阳光的爱抚下,枕着你的歌声入眠

据说,这条小溪,是渑水河的一条小小的支流。渑水河,在春秋战国时期,是流经齐国境内的一条大河。据史书记载:渑水发源于临淄齐故城小城西,古时此处平地出泉,泉流汇聚成池,称申池,邻近城门亦称申门。渑水由南向北,经长胡同、督府巷、东石桥、邵家圈,至王青庄南分为两支,北流经广饶入博兴者为渑水,西流经梧台入画水者为系水。 由此可见,渑水河那悠久的历史。而这条小溪,也一定沾染了那渑水河的灵气,使得那么清澈,那么妩媚,那么富有生气,那么让人神往,那么让人留恋

三月里,和煦的阳光,温柔的暖风,让大地的身姿在酥软,让小河的流水在欢快,小溪里,水草在萌芽,鱼儿在嘻戏,虾儿也钻进了水里的白云,去寻找新的梦境。这,在家里闲散了一个冬天的人们,都不断的来到小溪边,老人们坐个马扎,在小溪边,把串串笑声洒进了水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则来到小溪边,拿来冬天积攒的衣裳,各人找个合适的位置,用着甘冽的免费的水,尽情的浆洗着,家长里短的唠着,淳朴的小曲哼着,在这明媚的春光里,在这燕雀的呢喃中,高兴着,在溪水的伴奏中,欢快着。

最有意思的是来到夏天,这里可是人们免费的天然浴池。在赤日炎炎的中午,在灶膛里烧火的孩子,带着满身的落灰,飞跑着到小溪边,一下子跳进去,清爽无比,惬意无穷,干活收工的人们,农具一扔,扑进小溪,让清澈的水尽情冲刷,一边洗,一边喝着身旁的水。任凭鱼虾碰着身体,任凭清爽透彻全身。尔后,顺手摸上几条鱼,逮上几个螃蟹,回家吃饭就丰盛了。

那时候,小溪里水产资源可谓丰富:榨草(学名不知叫,都这样叫),是长在水底的一种最丰富的水菜之一,茎儿长长的,稀疏的叶子尖尖的,从水中捞出来,放到嘴里嚼嚼,没什么滋味,不过也有不少人吃。野芹菜,在水里最水灵,叶子有点儿像芹菜叶,若掺上一点儿面,蒸 芭拉子 ,也是鲜美无比。鱼虾更多了:鲤鱼、鲫鱼、鲶鱼、黑鱼、鲢鱼、葫芦片、泥鳅、黄鳝 不知多少年,多少代,小溪就这样馈赠着大家,给这一方人们带来了希望和憧憬。

一个时期,小溪的上空骤起风云,阳光天天惨淡着,大跃进搞得家家不团圆。小溪边那片片肥沃的土地长出的地瓜,庄稼都没人收割,全部拦在了地里,结果导致了1960年的大饥饿也多亏这小溪的恩赐,才让乡亲们一次次躲过饥饿的鬼门关,让那个年代苦涩的中,有了一点希望,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光亮。

记得一个上午,骨瘦如柴的我,来到小溪边去寻找母亲在生产队干活的身影,溪水在呜咽,悲凉的风,吹着岸边那棵棵垂柳,苍黄的天底下,枯黄的麦苗在抖动着,似乎 无意苦争春 ,一堆堆饥饿的人(人民公社社员),在队长的呵斥声中,在干部的打骂中,在无力的劳作着,他们那里是什么国家的主人啊,简直就是一群奔波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两千多年前的奴隶啊!他们顿顿无粮,野菜充饥, 此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村里时时传来哭声,那是村里又增添了死者。我站在小溪边,远望着那一群群人,哪里是母亲呢?饥饿在缠绕着我,儿子想母亲的那种天性在悲痛着我,瑟瑟冷风在侵袭着我,此时,只有泪双流。

这时,我本家的四嬷嬷向我走来。老人家由于消瘦,眼皮几乎把眼遮住了。她拄着一根柳枝,蹒跚着来到我身旁, 孩子,家去吧,这里很冷,听说(话),快家去吧。 见我不说话,又说: 放工还早呢,你婶子人家队长不放工捞不着来家啊!

我很饥困。

等你婶子放了工,从这河里捞点菜回去,给你煮煮,吃了就不饥困了。 见我还是倔强着不动,又说; 夜来(昨天)忠良在这里给了俺一些柳叶子,俺煮着吃了,刚卓好啦 .. 我和这位老人,面对着呜咽的小溪水,溪水在灌木丛与色彩丰富的黄昏的天空相映成趣。梵高曾在一封日期标明是1888年7月的信中提及低诉着;遥望着着无垠的苍天,苍天不说话;看着苍茫大地,大地沉闷着 四嬷嬷拉着我的手,我们回家了。

终于,母亲肩上背着一个装着水淋淋的水芹菜和苲草等物的破布袋,那是小溪的馈赠,那是小溪的恩惠。到家急匆匆的择一下,就放上清水煮,看着母亲高高的颧骨,灰色的眼神,瘦的几乎直不起腰来的样子,现在想起来依然心如刀扎。喝口菜汤,又得去干活,要不就是队长的打骂,大队干部的拳打脚踢。那个年代的一个时期,小溪流淌的是咱庄户血泪,是小溪的无私,小溪的胸怀,小溪拯救了这一方人。在这小溪边,演绎着幕幕欢喜悲哀的活剧。记得当时一位成分不好的老人,由于饿的没办法,去小溪边捞点水草充饥,上工晚了,被队长一顿暴打,并把一天2两的供应粮也扣掉了。当晚,老人在小溪边一棵柳树上吊死了,一只鞋掉在了小溪里,顺水冲走了,飘到了他的门前,被一条树根挡住了。当人们把老人的鞋捞起的时候,一位老太太偷偷的说: 这是老人的魂,他不想走 人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抬着老人顺着小溪向墓地走去,此时天昏地暗,狂风骤起,小溪的水竟掀起了浪头,凶狠的拍打着堤岸,在鸣奏着不平,在狂诉着冤屈。

太阳,渐渐明亮起来,天暖了,水在逐渐变清了,小溪依然唱起了那首古老的歌谣,日日夜夜,年年岁岁。

小溪,你那只歌谣为什么唱不尽,唱得人时而心酸,时而欢喜,时而低沉,时而激昂。唱不完古老的歌谣,是因为至一代乡民有着淳朴的传统,在这小溪流域不停地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的活剧。小溪流不尽淳朴的笑声,是因为这里的乡民尽管糊里糊涂过河,迷迷瞪瞪干活,可他们的心底是 人本善 的,他们很容易满足,不论怎样,只要生活对他们有一点儿馈赠,他们就有发自肺腑的笑声,和小溪的流淌涓涓汇合。小溪以她无私的奉献,博大的胸怀在回报着人们,人们也受到她的熏陶,邻里亲朋好友之间都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度过了一次次的难关。小溪棵棵水草,都有灵气;小溪中的条条小鱼,都有爱意;小溪中的朵朵涟漪,都绽放着笑容。现在回想起来,脑海中依然是小溪那潺潺的水声,依然是小溪那轻轻的涟漪,依然是小溪那边父辈们劳作身影。依稀看到那清澈的水,那绿绿的草,那游动的鱼 洗一把脸,清凉无比,喝一口水,香甜甘冽的感觉依然存在。

70年代的小溪

流逝着,溪水奔流着,带着历史的烟云,带着时光的音符,带着庄户人的飘渺的希望,进入了70年代,那时,我已经高中毕业了,生活有了起色,带着对生活的向往,成了一名人民公社社员。小溪的歌欢乐起来,小溪的水清澈起来,鱼虾又多了起来,水草又肥美了起来。可农民,依然是面对黄土背朝天,粮食不够瓜菜代。毕业来到社会,才慢慢懂得:那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是给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准备这些为生产皮革、木材或者纺织品的工厂提供了原材料。“埃塞俄比亚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皮革的。只有一种准备,就是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来到生产队,那粉红色的被现实慢慢的粉碎者,那颗幼稚的淳朴心灵被严酷的现实侵蚀着,那个年代,口号为 大批促大干,拼命干革命 广阔天的炼红心 扎根农村一辈子就是给我们这些人准备的口号。无休止的劳动,让我们这些稚嫩的肩膀在坚硬,那大小队干部的冷嘲热讽,让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渐渐泯灭,冷酷的现实,让我们这些幼稚的心灵在成熟。有门路的都不同渠道离开了农业 参军,上学,招工,教师 可,由于天生的倔强,天生的不好趋炎附势,天生的不会在权势面前摇尾乞怜,那就 天天握你的锄头吧。在这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这时候,我时时来到小溪边,学校那有趣的生活,想像那自己设计的不切合实际的梦想,大概年轻人都喜欢做梦吧,用小溪的水洗一把脸,溪水冲刷着那手上的已磨起的茧子,溪水映照着那天天在泥土地里滚打而晒黑的脸,不由得轻轻叹息,窜梭的,把愁绪穿起,长长的小溪,把流淌,就这样往复一年的下去吧。据说这条小溪一直注入小清河,小清河又注入了大海,溪水在奔着前程,我的前程又在哪里呢?

多少个傍晚,我来到小溪边,看夕阳的余辉照在小溪上,把那朵朵浪花染成了橘黄色,潺潺的向北流着。岸边的水草静静的,任凭这溪水的洗涤。一只水鸟,贴着水面疾飞,一下子从小溪里叼起一条小鱼消失在远方,这么美好的景色,不知多少年就这样重复着,就这样回旋着。我在小溪边,任凭这晚风的沐浴,只有这样,心灵才有一点慰籍,疲惫的身体才得一时的放松。

这时候,我也经常想起了爷爷,爷爷和我派出了一位中东特使在小溪边讲的镜头在闪现着 只是在脑海中,老人家那花白的胡须,慈祥正直而消瘦的面庞依然就在眼前,抱着弟弟拉着我,在清冷的溪水边,寻找着爬到岸上的水蜗牛,人们丢弃的小鱼小虾,寻找着一个个悲凉而依稀的梦幻。这时,我往往会情不自禁的高喊: 爷爷 ,爷爷不回答,只有溪水的呜咽,微风的抽泣,柳枝的低垂,这时,我就在想:这一定是上天对爷爷的眷顾,让老人家早早去了天堂,要不,那惨绝人寰的1960年的灾难,爷爷怎么会熬过呢

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得想起了电影中的一句 是谁播下这祸殃

现在,再来到小溪边,小溪的踪迹已很难寻觅。村南边,小溪在修建大寨田时已经全部填平(因为随着地下水的下降,小溪早已干枯)。

衡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妇科医院哪好
石家庄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南京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