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木纹最强剑神系统第八百九十三章回归

2020-09-17 来源:

最强剑神系统 第八百九十三章 回归

剑出既染血!

苏败知道自己这一剑不仅仅洞穿了初雪的心,同样也伤及了他自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岁月的陪伴他早就将初雪当做至亲之人。请大家看最全!

苏败曾经以为谢晓峰的剑,有一点他学不会,那就是剑中的悲伤。

但先前那一剑却让苏败明白,今后他的剑上也会有那种抹不开的悲伤,

跪在雪地上,苏败看着初雪的尸体,沉默了很长的时间,过往的一切如慢镜头般在他脑海中闪现而过,许久之后,他抱起了初雪的尸体,还有他的茶壶,走了出去。

翠云峰,绿水湖,这里已经成为了他的伤心地,他突然想离开,也没和谢晓峰告别。

就在他即将走出翠云峰的时候,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冰冷,苏败抬起头看向上空,鹅毛般的雪絮不知何时飘落而下,这场骤然停息的风雪又要开始了,苏败伫立不动,他突然想到十五年前那一夜,他带着初雪来翠云峰,那一夜也是风雪夜,来时风雪,离时也是风雪。

“唉…”苏败蓦然轻叹一声,他突然想喝酒了,因为酒可以麻痹自己。

二十年,苏败这一走就是二十年,他浑浑噩噩的在江湖上流浪着,没有人认出来,也没有人能认出来,因为江湖上的人可不认为眼前这位邋遢的老头会曾是当初叱咤风云的苏不败。

这座江湖从来不缺人,也不缺传奇,老的一批人老去死去,又有无数人涌进来。

苏败很邋遢,邋遢到他全身上下都找不到干净的地方,泥巴在他头发上都凝结成团了,但他身后背负的包裹却很干净,包裹中是一个酒壶大小的瓷器,瓷器被擦拭的干净透亮,里面盛放的是初雪的骨灰,这些年他一直带在身体。

初雪当初说想走出翠云峰,去看看这片世界的风景。

这些年,苏败一直都在走,他走过一望无际的草原,也攀登过无数气势恢宏的山峰,也在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中漂泊过,也流连于死寂如幽谷的冰原天地,灼烈的沙漠敦、璀绿的原始古林,他都忘记看过多少世间风景。

这些年,他也不曾去碰剑,甚至很多时候都泯忘了剑的存在。

直到最后,苏败走泪了,他突然想回翠云峰看看,看看那山那水那游鱼,还有那老人。

这些年翠云峰还是那样一变没变,绿水湖的水还是那么清澈,苏败重新踏入这里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一切和当初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就连那两座草屋也是。

只是经过这么多年风雨的洗礼,草屋更加的破碎。

苏败走进绿水湖,捧了一手水洒在脸上,看着湖面上倒映出来的脸庞,苏败笑了笑,旋即他将双脚浸泡在绿水湖中,看着绿水湖一阵发呆。

沙…沙…

一阵脚步声在苏败背后响起,苏败没有回头去看就知道是谁,一张更加年迈苍老的脸庞出现在湖面的倒影上,苏败咧嘴一笑,“好久不见了…”

“外面的风景好吗?”老人的声音更加的嘶哑沧桑,皱纹布满了他整张脸,使得他的眼眶更加凹陷,他的目光也不复以往那般清明。

“好,不过再怎么好也抵不过这一山一水一湖游鱼,初雪累了想回来看看,恰好我也累了,也想回来,幸好你还在。”苏败晃了晃脚丫,周围的游鱼纷纷远远避走。

“这茶叶是当初初雪摘的,这些年我一直都不怎么舍得喝…”老人递给苏败茶壶,淡淡的茶香萦绕在空气中。

这些年,苏败一直都在喝酒,不怎么喝茶,他都忘记了茶的喝过。

接过茶壶,苏败直接对茶壶嘴喝了一口茶,沉默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才开口笑道:“不甜不苦,平淡适中,刚刚好…这么多年不见,你茶艺渐涨不少。”

“你离开之后,我就很少泡茶了,不是我的茶艺进步了,而是你的心境变了。”老人缓缓蹲下身,躺在草地上,仰望着碧蓝清澈的天空,他的呼吸渐渐弱了下去,弱的苏败都听不到。

哗…

苏败手中的茶壶滑落掉至绿水湖中,溅起水花,苏败转过身,看着好似小憩的老人,微微嘴唇,动了动,又没说出话来。

直到许久之后,苏败才轻叹一声,“一路走好…”

传奇也会凋零的一天,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终将凋零。

“嘎…嘎…”

翠云峰的上空,大雁过去留下久久不散的啼鸣声。

草木枯荣雁南归,在初秋即将来临的时候,这位曾经被誉为剑神的老人走了。

落日黄昏前,草屋前又多了两座山包,其中一座是谢晓峰的,一座是初雪的。

整座翠云峰更加安静了,静的只剩下苏败的走动前,苏败走向草屋前,蹲下身挖起了地,很快,他就挖出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

这柄剑,它上面染了初雪的血,当年苏败就是用这柄剑杀了初雪,这些年,谢晓峰没有去捡起这柄剑,这么多年过去,这柄剑也就被尘封于此。

苏败吹了吹剑上的尘土,弹了弹剑身,剑轻颤,悠扬的剑鸣声传遍了整座翠云峰,惊扰了绿水湖中的游鱼。

舞剑,时隔这么多年,苏败再次握剑了,他的心境就如绿水湖那般宁静,他的剑术如翠云峰中吹刮而过的山风那般凌乱。

一山一水一人一剑,苏败在秋风中舞剑,在冬雪中舞剑,在春雨中舞剑,在夏阳中舞剑,一年又一年,草屋周围的野草没有人去剪理疯狂的滋长着,漫过那几座山包,漫过苏败的腰间。

直到一年春雨初至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苏败脑海中响起,惊醒了苏败。

“恭喜宿主唯哀剑意领悟至宗师之境……”

“恭喜宿主剑技地破天惊-天地俱焚提高使你对它们的注意程度最大化。(来自《众妙之门》P133)至宗师之境…”

“恭喜宿主领悟唯杀剑意…”

“恭喜宿主领悟剑技第十四剑…提高至炉火纯青之境…”

“恭喜宿舍领悟剑技第十五剑…提高至驾轻就熟之境…“

这是系统的声音,苏败停止了动作,轻轻一叹:“终于来了,也该离去了。”

唯哀剑意是谢晓峰的剑意,唯杀剑意是燕十三的剑意。

苏败手上的这柄古剑染了初雪的血,破开了初雪心脏中的剑道种子,那剑道种子却未溃散,而是随一般都会予以最大的优惠。对于电解铝这些嗜电如命的企业着初雪的血融入他手上的这柄剑中。

这些年,这剑上的气息随着苏败舞剑,或多或少进入苏败的体内,那是属于燕十三剑道的气息。

后来,苏败就领悟了燕十三的剑意,刚刚开始的时候,苏败是抵触的,只是那剑意气息中又有初雪的气息,他就不再那么抵触。

黑暗再次淹没苏败的视线,苏败知道,自己该离开这里了。

“再见了初雪…再见了谢晓峰…再见了翠云峰、绿水湖…”苏败轻声喃喃道,他身形在春雨中骤然消失。

大荒,苏败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未完待续。


盐城看白癜风去哪里
鼻窦炎症状表现
运城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南京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