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法武封圣第章表态和攀咬营养

2021-01-15 来源:

法武封圣 第761章 表态和攀咬

丁馗被国王招去没多久,唐均和龙坦相继告辞,姜厉没想明白于是叫来姜楠。』天籁』』.⒉

“你去找少爷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属下到达护国候府才被告知少爷去了巡检署,赶到巡检署的时候,现羊洽躺在地上不动,护国侯侍卫在追打巡检署官兵,少爷和长公主在窃窃私语。”姜楠把自己看到的都说出来。

“巡检署?馗儿和长公主都在?”姜厉的双眼眯了起来。

思忖了一会,他铺开信纸,提笔疾书起来,头也不抬地说:“叫管家来。”

姜楠把姜鼐找来,看到姜厉已装好几个信封。

“你按信封上的名字送信。”姜厉把几封信交给姜鼐。

姜府大管家带着信匆匆离去。

“让他们来做这事会不会太明显了?”姜熙问兄长。

“无妨,他们只是起个头,其他人会迅跟上,只要声势一成,谁起的头就不重要了。”姜厉胸有成竹。

丁馗不是第一回进王宫,看着少典胤带的路,知道要去御书房,“胤司长,今儿大王找我何事?”

“回驸马爷的话,卑职出宫前见长公主被传唤,具体为何事卑职便不知了。”少典胤没有直接回答丁馗。

不过这提示对当事人来说已很明显。

当下丁馗心中有数,少典鸾出宫肯定有人跟着,自己带她去巡检署的事第一时间会被通报给国王。

“那长公主还在御书房吗?”丁馗伸长脖子往前刘欣颖给常树增打了个。面望去。

走过前面的回廊,就能抵达御书房的宫门。

“您到那就知道,公主殿下不走这边的门。”少典胤暗示丁馗不要胡乱张望。

御书房里只要少典丹在,丁馗失望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微臣拜见大王。”

“恩?这时候是不是该换个称呼?”少典丹随意的靠在椅子上。

“啊,儿臣给父王请安。”丁馗重新行礼。

“嘿嘿,有胆带孤的女儿出去兴风作浪,怎么没胆认孤这个父亲啊?说说你今天做的好事。”

果然找我来算账的,还好先跟我论亲戚,这是自己人关上门商量的节奏啊。

丁馗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忿忿不平地说:“儿臣要状告镇京城巡检署羊洽,此贼心存不轨妄图加害长公主,竟然唆使手下当着儿臣的面攻击殿下,实在是罪大恶极,绝不能饶恕!”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告一状再说。

“这样也行?你这叫恶人先告状,方才太医禀报,羊洽心脉断裂,虽有斗气可以参考券商的调研报告但不盲目信任券商分析师护体但也撑不过今晚,非药石之力可救。”少典丹冷笑起来。

“活该羊贼有此下场,若不顾及国法,儿臣必手刃之。”丁馗肚子里在偷笑。

“你还顾及国法?恐怕你视孤为小儿罢。”

扑通,丁馗跪下,说:“儿臣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当街打杀平民不说,还教唆长公主冲入官署闹事,连负责都城治安的巡检署长都被你徒手虐杀,哪一项是符合国法的?”少典丹坐直了训斥丁馗。

“儿臣是有理有据的。”

“你有什么理据?且说个明白。”

“一地痞闲汉敢当众污蔑本朝长公主,您的女儿,儿臣的未婚妻,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吗?如今都城谣言满天飞正是姑息这类人所至,儿臣当然要替殿下正名。”

“哼,孤念你有自救的情节,这事可以不追究。”

“殿下那三日去了哪里,父王应该心里清楚,想要揪出造谣者恐怕不易。儿臣带殿下去巡检署看热闹,是给造谣者一个编造谣言的机会,引诱他们主动现身,那是遵照您的旨意啊。”

“哼!”据研究显示这次少典丹没多说什么。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怎能明说。

“儿臣没想到巡检署敢暴力对待殿下,有理由认为羊洽是谋害殿下的罪魁祸,动手的时候没有控制住力道也是因为殿下在身后。”丁馗敢下死手早就想好各种说辞。

“不是因为羊洽是羊峰的亲戚?”少典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什么!难怪啊,那就更加证明羊洽不满长公主下嫁儿臣,编造谣言之余还想痛下杀手,此贼该死!”丁馗义愤填膺,那模样恨不能跳起来,要去找羊洽再捅两刀。

“你不能因为私仇而攀咬羊洽。”少典丹见丁馗的反应有点半信半疑,“他还没那个胆量也没必要谋害鸾儿。鸾儿跟孤说过,你干嘛要问她有没有打过架?”

“呃,上回儿臣回来定亲,巡检署有人跟踪儿臣,儿臣心里确实有去找麻烦的想法,因为担心殿下会受惊,所以才有那么一问。”丁馗心知长公主不会隐瞒国王,干脆坦白部分不法之举。

他在赌年嗣有保守秘密,赌国王不知道他清楚羊洽的底细。

“鸾儿去的地方在宫里,但宫里有许多地方是不便让外人知道的,你可以认为她闭关修炼了三天。孤不出面辟谣,是想看看谁在祸乱王室,可没让你胡来。如果个个都学你,动不动就打杀朝廷委派的正式官员,王国岂不是要大乱?”少典丹的口气软了下来。

“是是是,父王教训的是,儿臣年少轻狂、愚昧无知,行事过于草率,还望父王责罚。”丁馗要以退为进。

“这件事孤暂时不处置你,看看民间会有什么反应,你若能揪出谋害鸾儿的人,替鸾儿挽回声誉的话,孤许你以功抵罪。”

少典丹很疼爱自己的大女儿,当那个谣言传出来,就想过立刻出面澄清,但他想起往事难免会猜忌部分人,因此先不露声色,有意纵容造谣者,暗中派谍情司秘密调查。

“民间的力量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准是朝中的巨擘,例如子家。”丁馗壮着胆子分析。

“胡说,子毗接任政务院席和忠政公没多久,仍需要时间巩固自身的地位,哪会节外生枝来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少典丹不高兴了。

“那是欲盖弥彰,长公主马上要嫁入丁家,丁家的人就是子家的敌人,污蔑殿下的事他们做得出来。”丁馗趁机装一回偏执狂。

越是一根筋冲撞一边底线,他从国王身上获得的空间就越大,殊不知这偏执的想法最贴近真相。

“放肆!再胡说孤治你诽谤大臣之罪。你不能被私仇遮蔽了双眼。王室的地位虽然稳固,但在种种利益的诱惑下,往往会有人不顾死活敢打孤的子女的主意,你应该协助孤找出真凶,而不是攀咬你的仇敌。”少典丹怒了。

“但子家也无法洗脱嫌疑,没有确凿证据儿臣不会胡来,水落石出之前每一个有嫌疑的儿臣都会调查。”丁馗的态度后退了一步。

“你能信任鸾儿这点孤很欣慰,任何攻击鸾儿品行的说法都是污蔑,你们小两口同心协力就无惧谣言,至于捉拿造谣者的事情还是让有关部门去做吧。”少典丹适时夸奖一下女婿,同时打消让丁馗参与调查的念头。

“儿臣见过国丈了,唐国公送了一块东市的地给儿臣。”丁馗是拿人的手软,不忘替北镇国公说好话。

“哦,唐家毕竟是后族,不至于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本不必给你这么大的好处,算是便宜你小子了。”少典丹暗赞王后做得地道。

“那个,儿臣能否去看看长公主?”

“不行!鸾儿要见你自会有人通知你,她的寝宫岂是你随便出入的,再忍几个月吧,她嫁入丁家后你什么时候看都行。滚吧,今天孤不想再见到你。”少典丹差点想抓起桌面上的镇纸砸丁馗。

丁馗灰溜溜地离开王宫,本想杀去宗室府找少典密的麻烦,可转念一想,如今他不是虎贲指挥使,国王又不许他插手,只得拍拍屁股回家去了。

来到护国候府门口,碰巧撞上登门拜访的南宫聘。

“怎么,你两手空空上门,光凭嘴巴讲可没用,我不会相信你的。”丁馗猜出南宫聘上门的目的。

“丁大哥,驸马爷,您别耍小弟了。南宫家一点野心都没有,什么都不敢奢求,但求家族平安无事就行,这一点您千万要相信。”南宫聘认为丁馗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不会真的因为他没带礼物来就怀疑南宫家。

“长公主有野心吗?都快嫁入丁家的人了,如今依然被人恶毒地攻击。南宫家要我相信没有用啊,刚刚我团结和带领广大党员、干部才从宫里出来,大王因此事大雷霆,誓要造谣者付出惨重的代价,你们要拿出站得住脚的根据。”

丁馗不是没有怀疑过南宫家,压倒澹台玥一脉对南宫茹及其肚子里的孩子有利,受益者都是怀疑对象。

“未来嫂子不回寝宫只有宫里的人才知道,我可以提供宫里可疑人物的线索给你。”

“要不你们帮忙调查所有可疑的对象,找出真正的造谣者就能够还你们的清白啊,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尽管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丁馗要动一切力量。

南宫聘郑重地说:“这个可以考虑。我来是要跟你说明白,用不着浪费时间和精力在南宫家,真正的造谣者只会在背后笑话你。”亚洲第一美女,**翘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关注公众号:meinvlian1(长按三秒复制)观看!

杭州治疗妇科哪家好
成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成都治疗阳痿多少钱
友情链接
南京房产网